92k言情小说网欢迎您,您可以选择[登录]或者[注册新用户]!

92k言情小说网

温馨提醒:“92k言情小说网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正文 七十四章 乱世情缘绝 红颜梦曲结

作者:濮阳落尘晓
    大结局!!

    “为皇上,赢天下,谋社稷!”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连他的名字都没有提起!

    皇上翻遍整个卷宗,眉头却由原本的紧皱,变成了释然,最后露出淡淡的笑容,这种笑容不同与朝堂之上高傲的笑容,也不同于对待政事勉强的笑容,这个笑容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原来,她终究是要忘记自己的。

    命运的年轮真的对自己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,自己用一生的算计来谋划的人,竟然忘记了自己,对自己没有只言片语的描绘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恨自己的,自己会不会更好受些?如果自己没有利用和陷害,没有杀死他心爱的人,她会不会对自己有丝丝情谊?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,即使有如果又如何?除非他在遇到她那一刻,就决定放弃这个江山,放弃这个世界,陪着她在那个世外桃源,也许,也只是也许,她会爱上自己,和自己过着安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,起身,潜入,退回。

    “瀚王!”

    皇上刚刚关上纤菲的殿门,就听见纤菲低低的呢喃。

    心中不禁巨痛,原来被遗忘的只是自己而已,原来她对自己真的只有遗忘!

    她恢复了武功,若不是用迷香将她迷晕,是不是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知道她卷宗里的内容。如今知道了又如何,在卷宗里,没有丝毫对瀚王的描述,而她终究还是忘不掉他!

    皓洁的月亮孤零零的挂在天边,残败的月光冷冷的印在这宏伟的宫殿中。如此庞大的宫闱,如今竟早已荒芜!陪伴皇上的,只有无尽的孤独、黑暗和阴谋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想必也就是这样的感受吧!原来,即墨家的男子,终归逃不出相思苦的命运!

    一夜无眠。第二日清晨,早早的就传来泊王入宫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表情,也没有太多的言语,皇上静静的看着殿中的男子,他依旧是那般的妖魅惑人。红色的锦服包裹他强健的身姿,他的眉眼依旧如丝,丝丝入心。

    泊王静静的站在殿中央,和皇上对视着,他还是如曾经那般自傲,目无一切。可是他的眼底终究还是染了点点清痕,他那么的努力,最终还是要放她离去。当自己收到他传来的消息时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将信笺反复斟酌,他才相信,那个高高在上的人,终于还是任命,终于还是放手了。

    “皇后驾到!”随着一声通传,两个人都是微微一震!

    一个是因为不忍,不忍她的离开;一个是激动,终于要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!

    纤菲淡笑着缓步走进奉天殿!即使面上是淡静的微笑,但是心里却是微微紧张的,她的卷宗上记载着,今天要见到的男人对她是很重要的。然而自己却忘记了他,不知道他见到自己,会是什么神情。不知道曾经喜怒哀乐的她,心里像有只兔子一样,不安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进入奉天殿,金銮殿上,是那个威严的皇上,昨天自己好像是见过他的。缓缓将头移到大殿中央的红衣人身上,目光一瞬间呆住。这是多么熟悉的感觉!

    红衣如火,飘然若仙!狭长的媚眼如丝,丝丝入心,勾了人的魂魄去。嘴角是邪魅的笑容,一副妖魅神色,却又仿佛是天上仙人,干净祥和。能妖魅的这么温柔,这世间恐怕再无他人可以比拟!

    红色长衫的男子,也静静望向踱步而来的女子。一身白色纱裙,裙角是暗金的蝴蝶勾边,袖口是长短不齐的流苏,白色的裹胸上绣着暗金的飞蝶。手腕处扎着晶莹的白翡翠,用绸带链接,尽头的绸带丝丝飘在空中。脖颈上戴着蕾丝的锦带,在右侧扎成简单的蝴蝶结。耳朵上挂着两只银蝶,下面留着长长的银色流苏,整张脸更加妖艳魅惑。头上是唯美的朝云近香髻,戴着两只八宝琉璃钗,简单的装饰着,却是抵挡不住的美艳。

    她依旧那般美丽,那么动人,那么清澈,那么非凡。

    两人久久的凝视着彼此,仿佛天地都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纤菲心里暗暗奇怪,这么熟悉的感觉,为什么自己会做皇后,而不是和这个人远走高飞?

    泊王心里暗自叹息,这么久没见,她竟比曾经更多了几分妖娆妩媚,她还是那么飘然若仙,还是那么爱穿白衣,只是不知道,她还会不会记得自己?

    见到如此场景,皇上不禁微微皱眉,心里骤的剧痛,简直要遏住了呼吸。原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,是这般的疼痛。若是当初没有自己心中的信念,没有自己的巧妙安排,自己是不是早就会忍受这样的痛苦。曾经的曾经,他一直以为她会爱上自己,他认为她会在自己身边,他认为赢得了天下,就一定能赢的了她!甚至后来,他觉得那么善解人意的她,会体谅自己所做的一切,他还是觉得,她会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他终于知道,她要离他而去,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她!就这样失去她了吗?她依然已经忘了对他的恨了,难道她还是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吗?可惜,自己终究是伤害她那么深,现在也是该成全她的时候了吧?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在后悔,后悔自己设计杀了她最爱的人,后悔自己那么伤害她,如今是补偿她的时候了吧!

    “纤菲。”皇上皱着眉头,轻声的呼唤着。

    纤菲茫然的抬头,他的声音里这么多的疼痛,这么多的悲伤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你真的决定离开了吗?真的要走吗?再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吗?”皇上低声问道,其实他害怕得到她的回答,他甚至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卑微,他是一国之君啊,现在他更是一统天下的君王!

    “禀皇上。”纤菲翩翩福礼,“纤菲失忆已久,对这个皇宫唯一的记忆就是一个叫做轩辕谷的侍卫,他一直帮助我,照顾我。而他只是忠心于皇上,衷心的侍奉我而已。纤菲的记忆里再无其他,对这里怎么会有不舍?”

    皇上微微皱了皱眉,“也罢!”无奈的叹息,他知道,这一生他就要失去她了!

    “纤菲愿意为皇上献上一舞,纤菲知道,日后在想见到皇上已经不可能,纤菲也知道,身为皇后的纤菲,想要离开皇宫,皇上做了多大的牺牲,就请让纤菲献上一舞,以示对皇上的感谢!”纤菲俏笑着看向龙座之上的皇上,眼睛里澄澈的没有一丝它念。

    “好!”皇上艰难的点头,但是有一个送别的仪式,总比她就那样悄悄的离开好吧?

    纤菲拍拍手,轩辕谷将古琴抬上来,放在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纤菲静静的坐下来,以手轻轻抚上那如丝的弦线,柔美的声音瞬间笼罩在整个大殿之中。挥手淡笑,身子已经飞离地面,琴音却依旧回响不绝。

    一个蝶飞,一个鹤立,在一瞬间完成。翩飞的衣衫,惊艳了在场的两人。温柔的笑再次浮上嘴角,蜻蜓点水般的落在琴弦之上,脚趾轻轻拨弄,一声惊世的弦音喋喋响起。手上是莲花绽放的温柔,如一朵白莲缓缓绽放。在莲花开在最绚烂的时刻,琴声戛然而止。翻飞而起,是一个凤飞九天的舞姿,高傲的面容,自信的微笑,飞扬的衣袂,轻巧的足尖。落在地上,缓缓收回成一朵苞蕾,又如受惊的小兽,收紧身形,舔舐着伤口。在众人为之心痛之时,突然展开丰满的双翼,与此同时,双手激进的拨弄着琴弦,激昂的琴音绕梁三尺。频繁飞舞的纤袖,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。在琴音最激烈的时刻,一个仰面飞天,绽放出最最绝美的容颜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都停留在那一刹那,绝美的舞姿,绝美的音谱,绝美的浅笑,绝美的双眸……

    天朝永勤六年二月初,皇后崩于恋晨宫,享年26岁,帝痛而休朝半月。半月后神色黯然,处理国事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永勤六年三月,帝充盈后宫,选妃400人,后宫仍有虚余。

    “泊王知道这个桃花庵在何处?”纤菲疑惑着问,她翻阅了所有典籍,据记载,天朝根本不存在一个叫做桃花庵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何时骗过你?”泊王淡笑着轻轻抚摸着纤菲绸缎般的秀发。

    “哦!”纤菲低头不语,她的心里总是怪怪的。“你确定我们明天到的地方真的就是桃花庵吗?”

    泊王不语的轻轻点头,宠溺的将纤菲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马车依旧疾驰着,纤菲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,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去那个叫桃花庵的地方,而且一定要四月份去?为什么自己这么着急?为什么典籍里根本没有这个地方?大堆大堆的谜团迷惑着她,在她的卷宗里,这件事加注了重点,而且她要永远守护在那里,她不明白是为了什么!

    “等到了那里,想必你会知道答案的吧!”泊王淡笑着说,眼中却悄悄闪过落寞。即使她失去了记忆,对那两个人,她还是会想起来的吧!

    车轮飞速的转动着,夜静的让人迷茫,不知道白天,他们面对的将是什么!

    车轮终于停止了转动,泊王轻轻将纤菲扶下马车。

    入眼是漫山的桃花,纷飞的花瓣,一瞬间竟迷了纤菲的双眼,一层雾气蒙上眼眸。这个地方,为什么会让自己这么悲伤?

    泊王担忧的看着纤菲,他不知道,当她看见那个,会是如何的表情。刚刚来到这里,刚刚看到了这些桃花,她竟已经泪眼婆娑,见到那个,她又会如何?

    纤菲轻轻伸出手,接住飞落的花瓣,“你们为什么在哭?”

    泊王应声回头,纤菲已经哭成一个泪人。

    “纤菲,不如明日,我们再去好不好?”泊王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纤菲看着泊王,轻轻的摇摇头,“我想知道答案。”声音里是异常的坚定。

    泊王无奈,伸手拉过纤菲,将她深深揉进自己身体里。他不想她再受伤,他不想她在悲伤,不想她在心碎了,为什么她可以选择忘记对瀚王的恨,却不舍得忘记对那两个人的爱?

    “有些事,终究是要有个终结的。”纤菲轻轻靠在泊王怀里,他对自己的好,他的温柔体贴,她又怎么会不明白?

    泊王无奈,轻轻牵起纤菲的手,向桃花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打开石室的门,晶莹的棺椁展现在面前,纤菲止不住的流泪。

    泊王扶着纤菲,走到水晶棺旁。曾经,她用各种方法,使他们两人的尸身不朽,如今是考验那些药药效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纤菲轻轻走到水晶棺旁,深吸一口气,朝棺中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俊美的男人,安详的躺在棺中,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温文尔雅的模样如此熟悉。

    心脏仿佛偷停了几拍,纤菲难过的捂住心口。

    泊王急忙扶起纤菲,担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纤菲却着急的向另一个棺椁走去。

    同样的面容,让纤菲震惊,震惊中却有着莫名的熟悉和疼痛。

    嘴角慢慢扬起淡笑的弧度,这两个人,为自己献出了生命,最后为了让自己活下去,竟将统一天朝的使命交给自己,他们没想到吧,自己竟然成功了。六年,仅仅六年的时间,她粉粹了其他民族的汉铁兵马。她用三年的时间让全世界都认为她痛恨澜王,她用三年的时间折磨自己,使人们认为她疯了,可谁人知道,她在暗中谋划计算。那场谋反,不过是她的小伎俩,让所有人都知道,她恨澜王,她想要澜王死,然而没有人知道,她只是要完成他们交给她的使命。

    她骗了所有人,然而她终究骗不了自己,她没有办法在没有他们的世界存活。六年,六年的时光,已经够长,她不想再离开他们,不想让他们留自己独活!

    泪水渐渐干涸,纤菲嘴角是安定的笑容。

    泊王却因为这笑容而惊心,她到底怎么了,她的笑那么安静,安静的让人心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纤菲淡笑着说,随手抽出匕首,割下自己一缕青丝。

    泊王惊讶,本以为她要做什么,没想到她竟是割下一截青丝,她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纤菲轻轻的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,“请在明天天亮时打开这个信封。”

    “纤菲。”泊王皱眉,她到底是熬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要的答案都在信封里。”纤菲淡笑着,轻轻将手中的青丝放在信封上,交给泊王。

    “纤菲。”还是满眼的疑惑,她是想起来了吗?若是想起来了,她的表现应该更加激烈吧?她若是没想起来,她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?离开皇宫时,皇上告诉了他,纤菲那个小卷宗的秘密。他也在她提出来桃花庵的时候,偷偷看过她的卷宗,上面只是说她要来这里守护,她要在这里安家,难道她改变主意了吗?

    “泊王,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,你能出去一会吗?我仿佛想起了什么,我想要安静一会,你能在外面等我吗?”纤菲柔声的恳求道。

    他何时会拒绝纤菲呢?

    泊王点点头,转身向石室外走去,然而他终究还是不放心,在门口回头,只见纤菲静静的把着水晶棺的边缘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罢了,让她自己静一会也好。

    纤菲淡静的看着水晶棺里的男子,他们仿佛沉睡了一般,安详俊美。

    纤菲突然觉得温暖,她好想就这样呆在他们身边,只有他们能让自己这么安心,无论何时!

    泊王在石室外等了整整一天,他想进去,想看看纤菲到底怎么样了。他不想失去她,他怕她会出事,他心里总是不安,从她说来这里的那天起。不过想想,也许是自己多心了,瀚王和安衍本来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若是她的卷宗里没有提起,才会奇怪,也许是自己多心了。自己竟然会吃一个死去的人的干醋,自己是不是太傻?

    就这样又过了一夜,天边已经开始泛白,泊王实在着急,纤菲到底怎么了?突然,他想起纤菲交给自己的信,她说要自己在第二日日出时打开,现在也快要天亮了,他实在没有耐心等下去。撕开信封,密密的蝇头小楷展现在眼前,细细读去,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事实,然而他的心里却也随着信笺的展开,剧烈的疼痛着。

    当他冲进石室到时候,纤菲已经含笑而逝。她的脸上是安详的笑容,冰冷的身体轻轻的倚靠着身后的水晶棺。

    白色的衣袂,白色的装扮,白色的面容,她的一切都是白色的,甚至她的生命,仿佛都是干净的白色,纯净的白色,淡然的白色。原来,她终究是不会恨人的,她终究是不会辜负诺言。只可惜,他来的太晚,若是早早的遇见她,会不会改变今日的结局?若是那两个男人没有用生命爱她,她是不是也不用如此重情重义,然而她终究却是选择了抛弃自己。她知道自己对她的情谊,她知道自己对她的情感有多深。三十几年的单身生活,他只是为了等她,可她竟然劝自己娶个贤惠的妻子,劝自己忘记她。可是她怎么知道,他对她的爱,并不比瀚王和安衍少!

    泊王淡笑的轻轻抱起纤菲纤弱的身体,她的生命早在三年前便被宣判死亡,可她竟然如此顽强,她只是为了能够死在他们身边吗?她势必完成他们的嘱托,哪怕违背天命吗?可她为什么对自己那么残忍?她的心里终究是只有那两个人吧?也许他们真的是一个人,她是钟情的,却也是无情的,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恨她呢?

    泊王泪眼婆娑,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,纤菲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,只有她的笑靥,还是那么娇俏,那么纯净。

    同一日,轩辕谷来到承天殿,将一封书信交给皇上。

    皇上打开信封,清秀的文字,他一眼便知道那是谁。然而信里的内容却让他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原来她对自己连恨都没有,原来她对自己只是利用,她只是要完成他们的遗愿——统一天朝,原来一切的一切,都在她的掌控之中。原来她这次是真的离开自己了,也离开了泊王,甚至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早就知道她的离去,为什么看到这封信,他的心还是痛到窒息?为什么他还是会痛到颤栗?

    天朝永勤六年四月,帝封丞相之女蒋钦为皇后,封号念林!

    天朝永勤十六年三月,永勤帝驾崩!然而继承皇位的却是远在边疆的浚王,永勤帝一生无儿无女,孤独终老。

    同年六月,浚王正式登基,改年号怀林,称怀林帝。

    对于永勤帝封皇后为念林,和怀林帝封号怀林,中的林字,天朝众说纷纭。然而只有少数人知道,因为纤菲在二十一世纪的名字叫做林纤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遥远的纤然旧址,有一个桃花庵,庵里桃花漫山遍野。每年的三月,桃花便开满山野,飘散着幽幽的清香。那温暖的粉色笼罩着整座山峰,远远看去,竟如仙境般亦真亦幻。

    桃花林中有一位仙人,白衣飘然,时常站在桃花树下轻声呢喃,“纤菲,如今我爱上你爱的一切,爱上你爱的白,你会不会爱上我?”旁边的一只小兽,通体火红,似狐非狐,如仙人一样悲鸣着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这个白衣仙人的名字,他也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话,只是看守着这片桃花林,不时的和自己悄声低语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他嘴里的纤菲是谁;没有人知道,他为什么独居在这样的地方;更没有人知道,这个白衣的仙人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若知道,这一切的一切会这样的结局,还会不会那么拼命的爱?

    若知道,这一切的一切只留下了伤害,还会不会那么炙热的活?

    若知道,这一切的一切如梦般的短暂,还会不会那么痛苦的争扎?

    这世间本就有那么多的注定,又何苦要那么多的守候?人世本就无常,又何必非求各地久天长?然而终究有那么多的执着,终究有那么多的不甘守候。

    上天安排我们一生只能爱上一个人,却又为何要生生拆散我们,不给我们幸福?

    苍鹰的一声啼鸣,划破浩瀚了的蔚蓝。

    一段乱世情缘,一曲红颜梦曲,一场权势之争,就此缓缓闭幕!

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